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mc喊麦 >

从年入8000万到一夜消失MC天佑走到今天的结局该怪谁?

发布日期:2022-02-26 09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个来自社会底层,读书不多,没有受到太多知识束缚,对残酷的现实社会有着深刻而清醒认识的年轻人,曾经在直播界混得风生水起。

  年入8000万,代言费比很多一线明星都高,当年最火的综艺节目,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,甚至一些国外媒体也在分析“天佑现象”。

  最高峰时候,他旗下有两百多个签约主播,家乡锦州的三层写字楼,不是租的,是他一掷千金买下的。

  随着知名度的不断攀升,天佑也越来越狂,公然叫板天王刘德华,质问郑钧为什么看不起喊麦的,在直播间的内容越来越低俗和露骨......这让他陷入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这位网络直播界的鼻祖,从风光无限的网络主播一哥到被全网封杀,他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覆灭之路的?

  虽然饭馆生意并不好,但疲于生计的父母还是无暇照顾他,每天就给他3块钱自己解决吃饭问题。

  作为普通人家的孩子,读书是改变命运最好的方式,但天佑显然对于读书并不擅长。

  对于儿子辍学的选择,天佑的父母没有过多的干涉和反对,他的母亲还深有体会地说:“我学习不好,我的孩子估计也考不上大学。无所谓,我就顺其自然。”

  辍学之后,天佑被父母送去了职高。但和初中一样,他呆了不到一年再次选择了退学。

  有一次他的一个同学开着豪车遇到他,语带嘲讽地跟他讲:“几年没见,哥们你咋卖炸串了?”

  这样的场面,对于年轻气盛的天佑来说,应该是莫大的耻辱了 ,以至于多年后他还念念不忘拿这段故事出来讲。

  除了摆摊,他还倒腾过二手车,在台球厅当服务员,在网吧当收银员......在讨生活中,他遇到过各色人,也受到过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的白眼以及冷嘲热讽。

  生活的各种打击,让他活得战战兢兢:“我没有什么特高大上的追求,从一个卖炸串出生的,我想要的就是抽盒烟,天天能吃饱,喝点水,买点饮料搁冰箱里囤着。”

  生活的压力,让天佑不敢有什么崇高的理想。他想要的除了钱就是钱,生活让他变得现实而实际。

  正是由于这段经历,让他对底层人民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。正是这份了解,才让他在后来的直播中,深得这些人的喜爱。

  天佑被女朋友的骚操作搞懵了,让他第一次体会到,很多女人无比现实,他只有成功才能拥有一切。

  后来正是因为这段经历,让他写出了那首让他爆红的喊麦歌曲《女人们你们听好了》。

  这些主播们,有可能上个月还是无业游民、服务员、工厂流水线工人......从最底层的普通人摇身一变成为拥有几十万,几百万,甚至上千万的网络主播,随之而来的是源源不断的财富。

  “有很多女人在说:男人有钱就变坏, 那今天小永想问一问你们、没有钱不坏的男人你们要吗? 你们不要”,

  “此次录音送给那些因为金钱,背叛了我们男人的那些女人们,现实的社会有一种物质叫金钱,有一种人类叫做女人”......

  和别的主播相比,天佑颜值不低,嘴皮子也溜,能说会道,加上也有一定的才华,很快吸引了一群粉丝。

  之后一段时间,这个数字还在一直往上涨,从9万飙升到十几万,二十几万......短时间内迅速积累了一群忠实的粉丝数。

  这些粉丝有一个很霸气的名字“佑家军”,他们的统一口号是:“小伙子你长得很优秀,但我的男神是李天佑。”

  不少土豪纷纷涌进他的直播间给他刷礼物,让他一次次登上人气榜第一的位置,和当时人气主播阿哲争分天下。

  天佑和阿哲谁的人气更高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天佑再也不是那个当初摆摊讨生活的穷小子了,摇身一变成为了拥有万千粉丝拥戴的网络主播。

  身份上的转化,意味着他的身价已经不可同日而语,意味着他已经完成了阶层的跨越。

  “记得他刚到YY时还非常腼腆,每天早早洗干净收来的车,再去二手市场,回家就直播,九点下了直播还去酒吧打碟挣钱......别的主播都休息了,他大年夜都在直播,陪着那些外地打工没能回家的兄弟过年。”

  20岁的年纪,即使经常熬夜,即使关掉美颜滤镜,也依然没有黑眼圈,依然洋溢着青春,起码不用像一批中老年明星那样需要涂一层厚厚的粉。

 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,天佑无比了解他的粉丝,知道说什么做什么能让他的粉丝开心。

  他的受众群体和他一样,没受过什么教育,所以他的直播流程一般是,每次上来先不说其他的,就唠唠家常,缩短和粉丝之间的距离感。

  而沈腾之所以那么受欢迎,观众愿意为他的电影买单,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身上的幽默感,很多观众一看到他就想笑。

  作为一个网络主播,每天几个小时下来依然能让观众保持热情和新鲜感,估计连沈腾都很难做到。

  当年甚至还有人为此写了一篇文章《麦天佑给观众发红包,郑爽向粉丝要钱…都是明星,差距咋这么大?》。

  天佑劝他不要刷,但这位粉丝却非常执着,他的理由是:“我在北京打工,晚上回地下室的时候,你是唯一能陪我说话的人。”

  不久后,他又翻唱了高迪的《一人我饮酒醉》:“戎马一生为了谁,能爱几回我恨几回,败帝王,我斗苍天,我夺得皇位以成仙,豪情万丈天地间,续写另类我帝王篇,红尘事我已斩断......”

  此外,他还参演了电视剧《致命潜能》,为周冬雨新片《指甲刀人魔》演唱主题曲......

  他的经纪人王拓激动地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今天的我比谁都开心,华丽转型,希望你能继续努力,我们在路上。”

  人们经常形容他 “土”“没文化”“低俗的乡村非主流”“高一级的乞丐”等。

  天佑说:“很多人看不起我,看不惯我。线上线下都有。他们会觉得,你凭啥能起来?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崽子,盲流,就是一个弟弟,弟中弟,低俗的人......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做好自己。”

  郑钧一手创建的“T榜”,曾拒绝了天佑投递的作品申请,郑钧拒绝的理由是“不接受喊麦作品”。

  对此,天佑直接质问郑钧:“你说咱也不是为了钱,就想让更多人知道喊麦,请问做这个榜的郑钧老师,你为啥看不起喊麦?”

  后来,金星在节目中这样形容称天佑的喊麦:“这不就是把快板去掉了,放点背景音乐,对着麦克风喊吗?”

  对于金星的点评,心高气傲的天佑马上回怼:“不懂,去学习去问,而不是乱喷。”

  天佑在直播间,不仅大骂金星是“变性人”,还让自己的粉丝去金星的微博里去留言和评论。

  但没多久,天佑就出来给金星道歉,他在发言中说:“人不分三六九等,职业不分高低贵贱 ,每一种表演形式,都是时代的特定产物。”

  在某年浙江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,天佑成为了压轴嘉宾,而另一边的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,则邀请了刘德华。

  对此,天佑狂傲地表示:“现在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,我有600万佑家军,谁的人气更高还不一定呢。”

  之后的天佑,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衷,变得越来越猖狂,在直播间也越来越肆无忌惮起来。

  后来他进入直播行业,他为了成名失去了自由,没有了时间,他因为经常带美瞳导致眼睛不适,因为怕脸黄不敢吃芒果......

  如今的天佑已经基本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在他的微博中,除了寥寥几条公益捐款的信息,再无其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