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人文史话江南“义庄”:荡出时代才俊的“金摇篮”

发布日期:2022-05-04 10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江苏网7月20日无锡讯 无锡悠悠荡口古镇,最引人注目的是北仓河沿岸散落的众多义庄。这些看上去并不高大却结实的建筑群成了“义庄文化”的基本命脉,撑起了江南人的精神圣殿,“义庄”也成为心怀“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读书人成长土壤和出发地。

  “义田”的思想是从《唐伯虎点秋香》中的“华太师”提出的“役田”理念发展而来。“华太师”本名华察,土生土长的无锡荡口人,49岁从官场隐退归来,为摆脱当时富户给官府收税赋,因完不成指标而拿自家财产“补差”的困局,他倡议家族里富户按田亩比例“捐”一些土地充当“役田”,“役田”所得作为备用金,钱粮收不足,可从中取,从而分摊了风险。

  “役田”的思路后来演变成“义田”,为把“义田”经营好,有了“义庄”的概念。“义田”是宗族里的富户捐出来的,出租义田产生的租金用于修祠堂,祭祀等公共支出,盈余部分赡养族党中的贫困户,一切可按义庄相关章程办。

  据考证,江南最早的“义庄”是苏州范仲淹开始创办,无锡地区最早兴建“义庄”的是荡口华氏家族,而且管理得当,规模越办越大,到清乾隆到光绪年间,仅无锡荡口一带的义庄就有7座,其中华氏义庄占了5座,这个规模在当时的江南地区是较为罕见的。

  早期的“义庄”限于族内救助的性质,涉及济贫、养老、备荒、助学,襄助红白喜事等日常的诸多方面,这对维护族人的基本生存、绵延家族传承和稳固家族力量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随着义庄的发展,济贫的范围也在不断扩大,除朴素的“积德积善”外,还具有惠及乡里的思想。如“华氏老义庄”就规定,给予佃户一定的粮食,因为肥沃的良田,要依赖农夫的努力耕种,另外遇到荒年灾年,要开仓赈济乡邻,施粥布食,捐献银两。荡口老义庄和新义庄都规定,资金百分之五十至七十用于族内救济,百分之三十或者更多作为社会救济。

  荡口义庄的不断壮大,与严密的管理制度有关。荡口华氏族规就规定,凡是族田均不得买卖、转让或馈赠,后来朝廷也明文禁止私卖庄田,这条“红线”确保“义田”不致于流失,加上富裕族人不断捐赠,名义上的“义田”有增无减,荡口华氏老义庄,自清乾隆十年建庄时的1300亩,到清末已经超了了7000亩了,因之称为“江南第一义庄”,使荡口声名大振。

  立义庄,救助族人,实施敬老、抚贫、养寡等举措,是实施社会救济不可小觑的一支重要力量,有利于维持社会安定。义庄维护了统治秩序,朝廷自然举双手赞同。皇帝挥动大笔,写上“乐善好施”“承先睦族”“讲信修睦”之类的嘉奖评语,做成一块匾额颁发这个家族,在清朝康熙、雍正、乾隆爷孙三代直接鼓励之下,江南义庄创设达到历史顶峰。

  某种意义上讲,义庄作为社会基层守望相助的风气,进而形成江南地区特有的文化现象,一定范围内推动了当地政治、文化和教育的发展,在长达四百多年的时间内,荡口义庄赡族济贫、慈善解困、从事公益等方面,造福于众生,发挥了历史性的贡献,自近代以来,荡口地区百姓安居乐业、经济发展、文化昌盛。

  “义学”在“义庄”壮大之后,为家族子弟所办的学校。因为族中子弟成才,关系着宗族将来,江南有远见的大族义庄陆续办起义学。为保证“义学”经费不被挪用,义庄通常划出部分“义田”充当“学田”,专款专用。

  江南读书之风盛行,与科举“指挥棒”休戚相关。高门旺族崇尚书香门第,通过读书踏入仕途,精忠报国,中等家庭宁愿节衣缩食也要送子弟去书馆读书,以期光大门楣。贫穷人家砸锅卖铁供不起孩子,却不乏“读书的种子”藏匿其间。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“举业”时间漫长,教育耗资巨大,中产之家未必能“扛”得下来,所以“义学”是面向整个家族的适龄子弟。

  无锡荡口华氏义庄兴办的义学,一般分蒙学和经学两段。前者以培养子弟破蒙识字,粗识文义为目标,通俗地讲,就是让子弟不要做“睁眼瞎”,进而能通情达理。后者是培养尖子生,备考科举,将来走仕途的。设立的义学、义塾,对族中子弟免费或半免费的教育,甚至给入学子弟以一定的补助。对于才质过人的,还会有额外奖励津贴,此外赶考,也会补贴一些盘缠。考得好,还会再有一笔奖学金。

  名师才好出高徒。义庄对所聘老师的德行、声望和学问均有考究。有钱的家族不惜投入重金,邀请名师来传道授业解惑,明代的王阳明、王鏊等都曾受邀做华氏子弟的老师,国学大师钱穆的父亲也是一名鸿儒,他带着全家搬到荡口授徒为业,所教学生也多以华氏子弟为主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就不难理解封建大家族中人才辈出的现象。明清两代,无锡荡口的华氏家族就出了22名进士。

  随着科举制度的废除,具有旧学性质的塾学也审时度势开始了转型。近代华氏一族中一批有见识的教育家和实业家,利用家族的财力和智力,在乡下创办新式学堂、试行氏族共享的“义务教育”,并拓展到县乡级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一个家族发展,不仅只是家族内部传承“耕读人家”的精神,而是将家族文化的精髓普及众人,选天下英才而育之。正是在这种精神引领下,无锡荡口古镇数百年来不仅“江山代有人才出”,而且星光闪耀。

  除举人进士“科班”出身外,荡口成群结队走出各个行业的社会精英。例如拥有铜活字印刷代表人物华燧,数学奇才华蘅芳、华世芳兄弟,杰出的锡绣艺术家华璂,音乐家华秋苹,养蜂大王、民族实业家华绎之等等,现当代还有纵歌《歌唱祖国》的人民音乐家王莘、幽默犀利的漫画家华君武,饮誉海内外的国学大师钱穆、“力学之父”钱伟长叔侄,夫唱妻随的“红谍”沈安娜、华明之夫妇等。

  “义学”的发展为社会的发展、转型注入了源源动力,影响至今。以明代华燧印书为例,在他影响和带动下,荡口和无锡涌现了一批铜字印刷名家,他们刊印典籍,传承文化,薪火相传。400年后的民国时期,荡口人祖承先辈遗业,从事印书业,燎原至全国各地。如今荡口古镇所在的鹅湖镇,就是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的基地,已占领整个行业的半壁江山,在外从事印刷业的荡口籍人像种子一样撒遍全国各地,荡口如今有着“中国印刷之乡”的美誉。(华诚)